分享到:

柴犬登登拍賣記:動物是如何被司法拍賣的

柴犬登登拍賣記:動物是如何被司法拍賣的

2021年11月30日 14:38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柴犬登登拍賣記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張馨予

  發于2021.11.29總第1022期《中國新聞周刊》

  11月4日下午2點42分,距離拍賣開始已經超過28小時。經過267次延時加價,柴犬登登以16.001萬元的價格被拍下,有了一位新主人。

  競價在拍賣的最后5小時格外激烈,價格從6萬余元一路抬升至16萬元,幾乎每隔幾十秒就有新的出價。最終拍下登登的舒先生將這5小時的競價稱為“你爭我趕”。他以競買號A9977與競買號M6653緊緊咬住,策略是不管對方加多少,只在對方的基礎上加10元。策略生效了,A9977在M6653的16萬元出價上加了10元,終于擊潰了對方。

  過去7年,登登被原主人肖佳博遺棄在北京寵樂會寵物學校(簡稱“寵樂會”),從一歲長到八歲,頭頂開始發白,背毛不再柔軟。2018年,北京市朝陽區法院決定對登登進行司法拍賣,后來這場拍賣因故中止。2021年,朝陽法院決定再次對其進行拍賣。

  登登是中國司法史上首只被拍賣的寵物犬,兩次拍賣都得到廣泛關注,第一次拍賣吸引超過2600人報名,第二次拍賣報名人數近500人。

  舒先生在11月18日從深圳來北京接走登登。他養過兩條狗,也養過貓,還有一個上幼兒園、喜歡動物的小女兒,這是一個寵樂會負責人汪愛瓊認為合適的家庭。

  一只必須被拍賣的狗

  根據農業農村部2020年4月8日在其官網發布的《關于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征求意見稿)的說明》(簡稱《說明》),狗已從傳統家畜“特化”為伴侶動物。《說明》表示,隨著人類文明進步和公眾對動物保護的關注及偏愛,狗在國際上普遍不作為畜禽,我國不宜列入畜禽管理。

  在過去,作為伴侶動物的寵物犬從未成為司法拍賣的對象。北京德翔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現行動物保護法律匯編》編者安翔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其中一個原因是犬只不會有很高的拍賣價格,價格也不好確定。

  常規司法拍賣中,法院會通過多渠道尋找被執行人可執行的財產,被拍賣的財產通常具有較高的價值,以實現申請人的訴訟權益。

  而這一次,償還欠款并不是朝陽法院對登登進行司法拍賣的唯一目的,拍賣登登還是為了幫它找到一位新主人。

  2014年10月5日,肖佳博將登登送至寵樂會,辦理了包年續費服務,寄養費用交付至2015年12月19日,共計1萬元。汪愛瓊記得,當時肖佳博說自己要出國,寄養時間會久一些。

  在這之前,肖佳博曾將自己的喜樂蒂牧羊犬“迪迪”和田園犬“樂樂”寄養在寵樂會,并都按時接走。而在登登的寄養期限屆滿后,肖佳博卻沒有出現,他的手機號與緊急聯系人的手機號都無法再打通。

  2017年初,汪愛瓊意識到徹底聯系不上肖佳博了,便聯系律師提起訴訟。朝陽法院的判決包括讓肖佳博將登登從寵物學校接走,以及按照60元/日的標準支付拖欠的寄養費用。但直到2017年9月5日案件宣判,肖佳博仍未出現。

  于是朝陽法院在2018年決定對登登進行司法拍賣。根據汪愛瓊的理解,法院也希望能通過司法拍賣的手段找到主人,并且“還真的找到了”。

  當登登在微博成為網紅狗,即將在阿里司法拍賣平臺被拍賣之時,肖佳博給法院打了一個越洋電話。2018年10月31日上午,法院的會議室里擠滿了來自法院、寵物學校、媒體的十幾個人,他們聽到肖佳博在電話里承諾將于圣誕節期間回國接走登登。除此之外,肖佳博還付清了6.3萬余元欠款。由于寵物學校和肖佳博達成和解,登登的第一次拍賣中止了。

  2018年圣誕節如期而至,肖佳博并沒有來接走登登。2019年初,汪愛瓊接到一通來自虛擬號碼的電話,接起來是肖佳博。“他給了很多理由,總之就是挺忙的。”號碼無法回撥,自那以后,肖佳博再次失聯。

  2021年9月,汪愛瓊又接到朝陽法院的來電。當初判決的其中一條,是讓肖佳博從寵物學校接走登登,而肖佳博始終未履行其職責,登登的所有權仍歸他所有,因此必須通過二次上拍,才能變更登登的所有權。于是,登登在2021年10月18日再次被掛上司法拍賣平臺。

  寵物棄養難題

  兩次拍賣中,登登的起拍價都為500元。舒先生在登登第一次被拍賣時注意到它,也跟上了原主人出現、拍賣中止的故事進展,直到2021年10月底收到一條提醒柴犬登登要再次拍賣的短信,他才參與到這個故事當中。舒先生希望這只高齡的狗能夠來到自己身邊。他對母親說,登登承載了太多的愛、希望和善良。“我希望這個故事能夠留下來,這個故事我也是送給女兒的。”

  登登的經歷之所以能成為一個故事,是因為有人在主動講述。2018年10月中旬,登登“替主還債”的經歷被阿里拍賣和朝陽法院在微博上首次公開,汪愛瓊記得,那之后的幾天,每天都至少有四五撥人來看它。

  阿里司法拍賣的負責人陳春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對于動物的拍賣,因為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買受人,平臺會做一些發聲,讓更多人了解到這件事。

  登登作為伴侶動物,走向司法拍賣的源頭是被棄養。而在寵樂會乃至全國,被棄養的狗還有很多,但大部分不能找到主人。

  全國政協委員、云南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代俊峰在2021年3月指出,流浪動物具有無序性、難以控制性等特征。中國小動物保護協會2018年的數據顯示,國內每年會產生上千萬只流浪狗,帶來了諸多社會問題。

  自寵樂會于2005年成立以來,每年都有三至十只在此寄養的寵物犬被主人棄養。2008年是棄養最密集的一年,共有二十多只寵物犬被遺棄,“有些是主人炒股賠錢了,經濟狀況不允許養狗,有些是因為工作調動,還有些是因為生孩子。”汪愛瓊說。

  對于主動要求棄養寵物的主人,汪愛瓊會讓他們寫一份棄養聲明。對于失聯的主人,汪愛瓊只能通過法律途徑進行維權。每隔三年,寵樂會能攢到五至六個棄養寵物并失聯的主人,一起提起訴訟,許多主人會在最后關頭出現,支付欠款并接狗回家。

  仍在進行中的一場官司,涉及7歲的金毛犬“巴頓”。過去,住在北京東二環的巴頓主人只要忙碌便會將狗寄養在寵樂會。2020年3月,巴頓開始頻繁發燒,寵樂會將其送到醫院后才知道它已患癌癥,巴頓主人隨后拉黑寵樂會的電話、微信,不再支付狗糧費、寄養費和動輒六七千元的治療費。

  “人能等,但狗不一定能等了。”賈源是登登和巴頓的飼養員,他眼看著登登從幾年前一只閑不住的狗,成為一只能靜靜坐下來看人聊天的狗,也看著巴頓的身體狀況從去年以來明顯下降。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環境資源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高利紅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國外對棄養動物的打擊力度很大,該類規范條款是動物福利法立法的基本條款,相關考慮有的基于動物福利,也有基于人畜共患病風險的防范。

  以美國紐約州動物保護法為例,其2017年修正案新修條款第355條規定,動物的所有者或持有者,或管理及監管動物的人,遺棄該動物或任其死在街道、道路或公共場所,或在接到通知超過三小時后任由該動物(成為)殘廢,躺在公共街道、馬路上,即為輕罪,可處以一年以下的監禁,單處或并處兩千美元以下的罰金。

  此外,OIE(世界動物衛生組織)衛生法典、《保護寵物歐洲公約》《德國動物福利法》《日本動物福利和管理法》中都有涉及約束遺棄動物的條款。

  而在遺棄動物同樣多發的中國,目前尚未有全國性的統一立法對遺棄動物的行為進行規制。北京德翔律師事務所主任安翔表示,一些地方的養犬管理規定中會出現禁止虐待、遺棄的禁止性規定。

  例如《天津市養犬管理條例》在第十九條(七)明確規定,不得虐待、遺棄所養犬,但是卻并未提及對違反第十九條(七)的處罰。如何對遺棄寵物的行為實施處罰仍是一個問題。

  2021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代俊峰曾建議健全登記審批制度和家養動物許可證制度,引入芯片技術,對每一只家養動物進行芯片登記,將監護人的姓名、住址、聯系方式等信息導入芯片,同時連接《公民征信系統》,將遺棄家養動物行為納入個人不良征信記錄。

  不再罕見的動物司法拍賣

  寵物因遭遺棄被司法拍賣尚為首例,動物成為司法拍賣的對象則越來越常見。北京德翔律師事務所主任安翔表示,當被執行人是養殖場或牧民時,他們的主要財產往往就是動物,因此動物會作為執行標的被拍賣。

  阿里司法拍賣的負責人陳春說,動物的拍賣程序與房產、汽車等拍品的拍賣程序是基本一致的,都是查封、凍結財產、財產估價、拍賣、產權轉移,只是由于動物需要活動、進食、被照料,因此會采用“活封”的形式,由被執行人或相關當事人飼養。

  第一次出現在阿里司法拍賣平臺的動物拍品,是2014年5月江蘇宜興市法院拍賣的11146頭生豬。這批拍品包括公豬、母豬、小豬等不同種類的生豬,拍賣僅有兩人報名,但雙方在16分鐘內出價46次,最終成交價為460萬元,高出起拍價130萬元。

  另一個曾引起關注的動物拍品,是2014年6月江蘇蘇州工業園區法院拍賣的6條金龍魚,包括3條紅龍品種和3條金龍高背品種。當時,江蘇銀寧擔保有限公司欠下39名員工近百萬元薪資,執行法官在清點公司財產時在公司大堂發現了6條金龍魚,于是決定通過司法拍賣償還部分員工欠款。這批金龍魚的評估價達到5.3萬元,以7萬元成交。

  到了2017年8月,中國迎來了首例活體野生動物的網絡司法拍賣,拍賣對象是372頭梅花鹿。由于蘇州市雙陽鹿業公司拖欠土地租金及土地使用費,且未尋覓到適合馴養梅花鹿的場地,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法院決定對這批梅花鹿進行司法拍賣。

  自此以后,阿里司法拍賣平臺又多次出現梅花鹿拍品,最近一次成交的是2021年1月14日拍賣的84只梅花鹿。承辦此案的江西石城縣法院法官袁昱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法院首先對被執行人的一套房產進行了拍賣,但這套房產流拍,其他房產都做了抵押,因此決定對被執行人馴養的梅花鹿進行司法拍賣。

  對動物進行司法拍賣的一個難題在于估價,因為動物大多沒有統一的市場價格,其生長情況也會影響價格。袁昱表示,石城縣法院是在2020年9月請專業的資產評估機構到實地進行評估,才確定了39萬元的起拍價。

  登登的500元起拍價,則是朝陽法院為方便快捷且節省當事人成本,采取定向詢價,在征詢相關寵物機構后根據它的品種、年齡、身體狀況確定的。

  動物司法拍賣也時常遇到流拍的狀況,尤其是梅花鹿這樣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袁昱說,石城縣法院對84只梅花鹿的第一次拍賣遭遇了流拍,于是法院將起拍價下調至31.2萬元,最終二拍以31.8萬元成交。

  而2017年的那次372頭梅花鹿網絡司法拍賣,一拍和二拍都流拍了,那批梅花鹿后來以172.2萬余元變賣。陳春說,如果動物司法拍賣在一拍、二拍、變賣中都沒能成交,就可能會讓雙方進行協商,通過以物抵債的方式進行執行。

  以法律來保障動物福利

  朝陽法院擔心登登作為網紅狗,會引發惡意競價的行為,因此在競拍公告中特別提醒,競買人不得惡意競拍。

  登登的飼養員賈源還有另一個擔憂。“網上宣傳太大了,擔心它會被網紅機構拍走。登登已經8歲了,經不起總是要拍攝或讓它做吃播。”他說。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高利紅說,雖然國外專門針對司法拍賣的動物福利保護進行強調的較少,但不代表拍賣過程中無需關注動物福利,基本法律規范的福利保障范圍涵蓋了拍賣過程。

  在中國臺灣地區,動物福利法則規定禁止“于運輸、拍賣、系留等過程中,使用暴力、不當電擊等方式驅趕動物,或以刀具等具傷害性方式標記”。

  北京德翔律師事務所主任安翔說,目前國內的司法拍賣中,對動物是歸為一般標的物對待,保護也主要是從財產價值的角度進行保護,沒有更多對生命的特別規定。

  在江西石城縣法院拍賣84頭梅花鹿之前,法官袁昱前往實體勘察了四五次,每次都會耗時一天,給分散在九個籠子里的梅花鹿單獨拍照、錄像,對梅花鹿的狀態進行記錄,確保當事人有對梅花鹿進行養護。袁昱第一次記錄時,觀察到有兩頭梅花鹿患病,它們在后來幾次記錄中病得越來越厲害,并最終死亡。

  對于特殊情況下的動物拍賣,法院會要求競買人具備相應的資質。在2017年的372頭梅花鹿拍賣中,蘇州市姑蘇區法院指出,馴養繁殖梅花鹿需取得林業部門核發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在本次拍賣成交后、交付全部梅花鹿之前,買受人必須出示該許可證原件。

  而在登登的拍賣中,北京朝陽區法院沒有對登登的競買人提出任何資質的要求,競買人中價高者得。

  安翔說,現行法律中確實沒有對寵物犬拍賣中競買人資質的要求,在這種情況下要求法院在拍賣時限制競買人的資質,會產生對債權人權益的侵害。

  不過安翔也表示,如果有法律明確了怎樣的人在合法的基礎上做到哪些相應的規范行為,才可以去競買,這樣既平衡了債權人權益,也平衡了犬只作為動物應有的福利。不過前提是法律明確劃定了哪些動物擁有哪些福利,或者人對動物的行為應該有怎樣的邊界。

  “一個成熟的國家的法律,一定是不斷向著更加良善的、溫情的角度去發展。”安翔說。

  《中國新聞周刊》2021年第44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陳文韜】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澳門2022最準的資料,2022年澳門一肖一碼100準,澳門一碼一肖100準王中王,今晚一定出準確生肖,惠州外貿學校信息中心 丝瓜视频ios-丝瓜污视频-黄色视频在线免费观看-亚洲黄色视频-国产黄色视频